一只蠢木头

谢谢没取关的亲们

ID进入休眠期,偶尔诈尸,随意取关噢~

十六夜蔷薇


十六夜蔷薇,是日译名,中文名应该是「缫丝花」,它还有一个别名叫做「送春归」。但不是所有缫丝花都被称为十六夜蔷薇。这里特指重瓣缫丝花。

古人称它为「刺䕷」。英文里则叫它「chestnut rose」——栗子玫瑰。结的果实叫做「刺梨」。

据说是因为花的形状总是不够圆满,如过了农历十五,满月渐渐生出一角残缺,遂得名「十六夜蔷薇」。

(以上文字来源知乎,有删改)

花语:十六夜蔷薇没有官方花语,但花瓣的缺憾,让人容易联想到「求而不得,事无圆满」,感觉是个挺悲伤的故事,应@焦家小吉的花吐症梗。

忘爱候症群:
忘记自己所爱之人。一直排斥对方是这个病症的特征。不论回忆多少次都会再度遗忘。唯一想起来的办法就是所重视之人的死亡。
(文字来自微博科普)

【纯属yy,绝对OOC,文中有私设,勿上升正主。
PS:没故事,写得很糟糕,流水账,我果然是无狗血不成活,写不了清雅的文字😞】

01.

金弦摘下耳机,隔着录音室的玻璃,抛出一个探寻的眼神。

杰大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“可以可以!”

他松了口气,从录音室里走出来,挨着沙发边坐下,苏尚卿放下台词本,歪过头看他,有点担心:“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差呀?昨天晚上有好好睡觉吗?”

金弦眼下有黑眼圈,神色也有些憔悴。

他刚想回答,就忍不住爆发出一连串咳嗽。

这阵势连绵不绝,苏尚卿一直帮他顺气递水,吓得杰大也过来询问。

金弦连连摆手。

只有到出门的时候,他才抿着嘴唇,跟苏尚卿发出邀请:“小苏,我有点事想跟你说。”

02.

苏尚卿在金弦的洗手间柜子上面看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杯,里面浮着几朵小花,殷红似血,水底下也沉了几朵,淡粉,纯白,颜色依次递减,像是水彩化开了一般。

金弦靠着门,问他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?”

苏尚卿愣了一下:“蔷薇吧。”

在洗手间里放花怎么看怎么诡异,他又问:“金弦你在养花吗?”

金弦似笑非笑:“如果我说我是吐的,你信吗?”

苏尚卿一脸惊奇:“你是花仙子吗还吐花?”

金弦:……

苏尚卿反应过来。

03.

是花吐症。

“你什么时候生病的?”苏尚卿立即紧张起来。

“这两天。”

“知道怎么解决吗?”

“知道呀。”

“怪不得你这么云淡风轻的。”苏尚卿稍微放心了点,“说吧看上哪家姑娘了。”

金弦舔了舔嘴唇,装出漫不经意的样子。

“你呀!”

苏尚卿呆了一下,转头看向他:“哈?”

“真的。”金弦说。

苏尚卿弱弱道:“你没开玩笑吧。”

“开玩笑的。”金弦忽而转变了语气,眼睛里却满满写着“你看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苏尚卿抱着玻璃杯的手抖了一下,杯子里的水溅到了地上,连忙扯了张纸擦拭。

一起身,又直直撞到金弦怀里。

苏尚卿被这么一抱,表面依旧维持镇定,实则内心慌得一比:“那个,我看快到饭点了,你不饿吗?”

金弦一爪子按住他,顺势揉了揉头毛,微笑着道:“我绝食了。”

04.
金弦晚上不吃饭。

越饿越精神,越精神越不想吃。

近期金弦精神不大好,对于他所配的角色也有点影响。

因为生病的缘故,金弦很喜欢的一个角色被替了。金弦的黑粉沉渣泛起,也不知道有多少深仇大恨,最近因为配音被取缔的原因被一直抓着不放。

因为在家养病,金弦每天看着mocha喵喵瞎叫唤,也没心思管它。

反正就是一堆麻烦事往头上掼。金弦决定去国外度个假。临走之前,还是舍不得。

“苏尚卿,帮我养一阵子摩卡吧。”金弦这样请求,“猫窝和猫粮都是现成的,就养几天。”

摩卡正乐此不疲地绕着苏尚卿的裤脚走猫步,左右横跳。

金弦看得直叹气:“太没出息了。我家的猫怎么能傻成这样。”

苏尚卿也很忧伤:“猫随铲屎官吧。”

“我要死了呀。”金弦有气无力地说道,“你还这么对我?”

苏尚卿特别容易心软。

虽然金弦平时也爱生病,但也没这么没精打采过。

这会儿苏尚卿正盘算着把摩卡塞进背包里,就看见金弦歪在沙发上躺着,手背搭在眼睛上,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不知怎么的。

苏尚卿看出了一点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,他张了张嘴,几度发不出声音,硬生生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那个我……我觉得……”

06.

“我们……要不要试一试?”

苏尚卿鼓足勇气说完。

金弦把手拿开,睁着眼睛冲他发愣。

苏尚卿脸上有点发烫,他错开金弦的视线,低下头迅速亲了亲他的嘴角。

“这样成吗?”

金弦的睫毛颤了颤,语气飘忽:“我觉得还差一点。”

两个人的位置发生了一点变化。

苏尚卿感觉到自己被放在沙发上,是一个仰躺的姿势。金弦贴得很近,周围充斥着他的气息,苏尚卿身体有些僵硬,金弦就稍微放松点怀抱,吻青年的鼻梁、脸颊,最后落在了唇上。

也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。

怀里的人没挣扎,却也没配合。

金弦试探地咬了一口青年的唇瓣。

苏尚卿立即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把他推开了。两个人拉开距离,胸口起伏着,呼吸都很不平稳。

果然还是差一点。

金弦遗憾地想。

07.

天已经黑了。正是华灯初上。

苏尚卿躺在床上,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沐浴后的清香。他缩成一团睡在一侧,盯着卧室落地窗发呆,外面的城市灯光星星点点地映进窗子里。

手机在他手边,他滑了下屏幕。

“时间还很早啊。”苏尚卿喃喃道。

房间里响起脚步声,有人靠着床躺下来,手指上的尾戒微微闪着点光。

睡在里侧的苏尚卿给他让了点位置——却让不了多少,身体总会有所接触。

两个人仰躺着,默默不做声。

忽然,金弦像想起什么似的。

“小苏,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

08.

金弦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。

紧接着他从里面取出一枚戒指,对着青年手指比了比。

苏尚卿被他这个举动吓得心脏狂跳,几乎要窒息了。

“你……不是吧!这么早就准备好了!”

“想什么呢?”

金弦试着往他手指头上套,一本正经的解释:“这是我那个朋友送的,她喜欢收集戒指,给身边每人都送了一副,给我了两只,因为不知道我的手指尺寸。我觉得你应该能戴上一只。”

银质戒指上刻了条凹巢,里面嵌了细钻,是很纤细的款式。

苏尚卿戴得很别扭,手指不时地转来转去。

金弦瞪了他一眼:“不许摘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苏尚卿有点委屈,“我没戴过,很不习惯。”

“反正今晚不许摘,以后不戴也行,至少能留一个纪念吧。”金弦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变得温柔极了。

苏尚卿摸了摸手上的戒指,心底里像是烧了块碳,又热又煎熬。

09.
苏尚卿做了一夜乱梦——全是这两年金弦和他相处的场景。

各色人影在梦境里来往穿梭。

最后的最后,金弦躺在医院病床上,脸色苍白。

苏尚卿吓得醒转,手在旁边一摸,被窝已经凉了。

他摸到手机,紧接着就看到里面的两条微信。

“金弦在机场晕倒了。”

“小苏,我走了。”

10.

他去医院看望,金弦还是没有醒。

没办法,还有工作,苏尚卿看了看时间,咬牙打车去了录音棚。

晚上医院传来消息,说病人醒了,杰大趁着下班时间,把金弦接回来。

“没什么大问题。小苏你放心吧。”

苏尚卿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。他问:“杰大,金弦在你身边吗?他怎么不回我消息呢?”

那边迟疑了一下:“小苏,你先早点休息,金弦的手机还收着呢,没看。”

病人刚醒呢!苏尚卿觉得自己有点犯糊涂。又寒暄了几句,才把电话挂了。

这边,阿杰收了手机,对小麦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金弦坐在后座上,静静地望着窗外。

11.

金弦病刚好,大家打算去KTV聚会,玩一下午,苏尚卿跟着一行人进包厢里,感觉到一道毫不隐晦的视线。

苏尚卿心头一跳,想起小麦嘱咐的话。

“似乎他就缺失了这一块记忆,其他人都记得,也想得起来,就是关于小苏的东西,好像挥发了一样,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小麦很纳闷,“这种病好像叫做忘爱症候群。”

反正就是不记得我了呗。苏尚卿这样想,有点难过。

苏尚卿望向视线的地方,金弦隔着桌子看他,不动声色的,像是好奇,好奇藏在漆黑的眼睛里,一闪而过。

青年长着一双下垂眼,笑起来模样却很乖巧,穿着T恤牛仔裤,普通得挑不出亮点。

然而他看他,又不想看他。

苏尚卿看过来,他就偏过头,又和黑子说话。

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。很明显。

苏尚卿左右看了看空位,找到刘琮的旁边挨着坐下来。

12.
爱是本能,无法抹杀,也无法隐藏。

关于金弦的失忆,苏尚卿到现在都觉得像是在做梦。

这事儿太魔幻了。他甚至怀疑那天晚上对着他信誓旦旦说得了花吐症的金弦是个幻影。

就一宿功夫,他和金弦就成了陌生人。

走路得绕着走,说话要客气点说,呆在一间休息室里总之要走一个人。苏尚卿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,至少没有那个奇怪的花吐症,金弦看起来也健健康康的。

唯一的缺憾是摩卡太吵了。苏尚卿从来不知道猫会这么粘人的,就跟之前的某个人似的。

苏尚卿于是逮着一个机会,问金弦,要不要把摩卡领回去?

金弦应下了。

两个人来到苏尚卿租的屋子,金弦带着摩卡下楼,天色阴阴,倒像是要下雨了。

苏尚卿又送伞下来。

雨下大了。金弦下意识就问:“怎么只拿一把,是不是傻?”

苏尚卿低声解释:“我下来太急,就忘了。”

伞外是沙沙不止的雨声,伞内的两个人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沉默。

苏尚卿握着伞柄的手上,小拇指的地方戴了只尾戒。

金弦看着他手上的戒指发怔,心里摇摆不定,问:“我们之前的关系真的有这么好吗?”

苏尚卿迟疑片刻:“嗯……挺好的。”

他的额发被雨水打湿了一点,乱糟糟的。

金弦伸手帮他弄刘海。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两人都怔了一下。

金弦首先意识到,把手拿开,拉开距离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苏尚卿勉强笑了笑,退开两步:“没事。”

他脸色苍白,耳根却通红:“那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没等金弦阻挡,他就冲进雨幕里。

13.
第二天早上。苏尚卿就生病了。

淋了雨,着了凉,谁叫自己自作多情,活该啊。

苏尚卿捂着喉咙,隔着屏幕打字,『杰大,我想休息一阵子。』

“小苏失声了。”阿杰收到消息,跟大家转述。

金弦抬起了眼皮,似有点不安的摩挲着手机。

昨天他回去的时候,一直有些后悔。

苏尚卿给他的感觉并不讨厌,是让他很愿意亲近的。听杰大的意思,他们两个之前关系是很好的。尽管如今金弦看苏尚卿,如同陌生人。

可他没法和苏尚卿挨得太近。

就好像,在隐隐排斥着青年一样。

15.

“你要去哪儿?”

金弦转悠着,不知怎么的,转悠到了苏尚卿的住处,看见了正打算出门的青年,拖着行李箱。

苏尚卿戴着口罩,只露出两只眼睛,神色疲惫。

『有事吗?』

金弦被问住了。

相反,苏尚卿有点焦灼地,问他:『你不是不想见到我吗?金弦,我去哪儿,都跟你没有关系对不对。』

苏尚卿给他的印象,就是一直很温和乖巧的,骤然态度冷淡下来。

金弦忽然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苏尚卿突然后退一步,打算关上门,然而金弦伸出手把门把住了。

苏尚卿怕把他压到,连忙松开手,气得一连串咳嗽。

金弦随即揭开他的口罩,凶狠地吻上去。

苏尚卿猝不及防,挣脱开来,又是咳嗽。于是青年缓慢摊开手掌,露出一朵粉红色的蔷薇。

『金弦,你救不了我』

16.

又是机场。

苏尚卿拖着行李箱,看见夜幕升起,这次换他离开得干净利落。

而坐在落地窗前的金弦。没由来的一阵心慌。

他打开手机,又看了一遍微信——那是他从医院刚醒来时,苏尚卿给他发的。

『金弦,我想我们以后在一起,一直在一起,所以,别走』

所以,别走。

之前接的花吐症梗没法填了,非常抱歉 @焦家小吉 ,因为今晚直播的事情,所更的两个长篇因为风格过于狗血也删除,此号停用,谢谢之前看我文的小伙伴们。

苏宝宝变小记

@觚觞 的变小梗。第一次写变小梗,烂尾预警~哎,还没来得及看昨天的直播……

【纯属yy,绝对OOC,文中有私设,勿上升正主。】




真的变小孩子了?

看着躲在T恤里的小屁孩,那双标志的下垂眼和兔牙,以及眨巴眨巴望着他的可怜巴巴的神情,金弦无语望天——怎么转眼这世界就疯球了。

“你真是苏尚卿?”金弦再次确认,“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。”

“……你以为我想啊!”变成五六岁小孩模样的苏尚卿奶声奶气地吐槽,“天地良心,我就在试衣间头晕了下,一睁眼就这样了。”

金弦打量他半响,突然伸出手把他抱起来掂了掂,笑了:“这下好,直接给你拿童装试。”

苏尚卿:“……”我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上午出门前的苏尚卿万万没想到,自己难得主动约了金弦买一次衣服,就遇上这么魔幻的事儿——变小么?学柯南呢?

穿着一身小孩新衣服的苏尚卿对着穿衣镜深吸一口气,别别扭扭开了门。

金弦看了他一眼,嘴角抽搐了下,然后扭过头。

苏尚卿大怒:“我看见你笑了。”

金弦否认:“我没笑。”

苏尚卿指着柱子上的镜子,怒道:“你明明笑了。都露出八颗牙了!不要欺负我看不见。”

金弦索性笑开了:“好吧,但是,我是觉得你很可爱啊。”

苏尚卿撇了撇嘴:“狗屁。”

穿着格子衬衫背带裤的苏尚卿生气了,不想理金弦,然后走了两步突然停住。

金弦问:“怎么了?”

苏尚卿闷声闷气:“我脚软。”

金弦看着他,怎么看都是个孩子,想了想,觉得没必要那么谨慎,一伸手把他抱起来。

苏尚卿转过脸,不看他,然而红通通的耳朵出卖了内心。

本来两个人在男装店里,从进店开始,就有几个女店员在窃窃私语地讨论金弦,这边看着他过来,不免又有些激动。

“身材好好~”

“腰好细~”

“哇~声音特别好听”

“是帅哥!”

金弦这厢抱着小孩一边走,一边忍不住逗他:“来,叫声哥哥听听。”

苏尚卿看着他,由于是小孩的脸,即便是面无表情也有一种呆呆的萌感:“叔叔好。”

金弦微笑着把他放下来:“把你扔这儿哦。”

苏尚卿不说话了,站在原地,眼睛里不一会儿就氤氲起了水汽。

“金弦,你过分!”

小孩儿的泪腺真是发达,说哭就哭。

金弦没想到苏尚卿变小了这么不经逗,连忙蹲下来安慰他:“好好好,我的错,哎呀别哭了。”

苏尚卿扒着金弦的肩膀委屈,看见那几个女店员投来的目光,突然戏瘾大发,哀嚎。

“爸爸,你不能这么对我啊!”

旁边路过的人纷纷侧目。

那几个女店员神情一变。

金弦头上挂满黑线,临付账前,打了一下苏尚卿的屁股。

苏尚卿不可思议地瞪视着他。

金弦坦然地回望。

两个人临出门的时候,依稀听到絮絮私语。

“唉,我刚刚一直偷瞄来着~”

“明明进门前还没儿子啊~”

苏尚卿深深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,有苦说不出,委委屈屈地抱着金弦脖子问:“我们去哪儿呀。”

“729?”

“不行。”苏尚卿斩钉截铁拒绝,“七雪和宿宿看见我这样,肯定会把我打扮成女孩子,她们想这样已经很久了!”

金弦思考:“那去医院?”

“医院能行吗?柯南这么多集都没去过医院。”

金弦顿了顿,有点小紧张:“那……去我家?”

听到这个提议,苏尚卿把头埋进他怀里,回了一个含含糊糊的嗯。

金弦嘴角不自觉扬起笑容,抱着小孩软绵绵的躯体,心里感觉被棉花糖填满似的柔软——感觉未来的生活里会一点惊喜的变化呢~


【小苏总委屈:我才不要当你儿子~

北哥安慰:好好好,你想当什么就当什么~】

心血来潮一个刀子


为什么不杀cp呢?

因为要配剧啊。

为什么要避嫌呢?

因为会影响正常生活啊。

为什么遥双热度还是居高不下呢?

因为看得出来关系确实好,而且有cp感啊。

总结:只要双儿和北哥还在729,凉是不会凉的,官方态度很明显,对外不炒cp,但729内部可以拉郎,开玩笑。